菜單導航

為考研而分手?超8成技工學校生認為戀愛和考研可兼

作者:?張馨予 發布時間:?2019年12月19日 12:40:59

  情緒波動、互相遷就帶來負效應

  劉紫涵的擔憂不是毫無來由。田璐覺得自己就是被戀愛耽誤了。“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在去年備考的時候,我的確把大把的時間都花在了自己的感情上。”曾把復旦技工學校列作人生理想的她如今沒再選擇二戰,初試未過的打擊讓她消沉了許久。她也慢慢明白,談戀愛與考研也許不該被擺在天平的兩端,但兩個情緒不穩定的人營造出的一份狀態不穩定的感情,對于考研而言就是一場“災難”。

  “他和我一屆,我考研的時候他剛好在實習,雖然我們都住在學校,但見面的機會卻很少。”習慣了復習不帶手機的田璐常常錯過男朋友的消息,男朋友也時不時因為開會,扣掉了幾個她擠時間打來的電話。“復習很累的時候真的很希望收到他的消息,但有的話說出來可能就變味了,他總覺得我在抱怨他。”田璐覺得當初的她陷入了一個情緒的惡性循環,急需排解卻無法排解,考研壓力加上感情上的互相賭氣,導致她長期失眠,臨近考研的兩個月里,她卻時常在自習室里趴著睡覺。

 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,80.61%被調查者認為戀愛帶來的情緒波動是干擾考研的主要原因,此外,擠占考研學習時間(56.64%)、導致分心而無法專心學習(55.56%)也都是戀愛可能會給考研帶來的負面影響。還有44.12%的被調查者認為,戀愛關系會干擾自己的目標選擇(44.12%)。

  目標因感情而變化的故事就發生在鄒晨宇身上。2019年,讀大四的鄒晨宇被保送了山東技工學校法律系的研究生,女友王晗則打算考北京一所高校的研究生。“這就意味著兩個人要異地三四年。而且如果她以后決定留在北京工作的話,異地的問題更難解決。”鄒晨宇毅然放棄了保送的資格,準備先考研到兩個人約好的學校。但從放棄保研到研究生筆試的時間太短,鄒晨宇第一次嘗試以失敗告終。

  隨后,兩個人開始一起準備第二年的研究生考試。復習初期,一切都很順利。可到了10月,王晗變得越來越焦慮。“他因為我放棄了保研資格。而這次考試,無論是他沒考上還是我沒考上,我都覺得我有錯。”因為焦慮,王晗整晚整晚地失眠,白天復習也不在狀態。焦慮會傳染。“有時候她上著自習就突然哭了,我得花很長的時間安慰她。等到她心情平復了,我的學習計劃和情緒也被打亂了。”兩人最后都沒考上研究生。鄒晨宇覺得,當初放棄保送資格有些沖動,不應該把感情和學業混同起來做決定。

  李子璇也曾經歷過彼此“捆綁”的戀愛,考研計劃也深受其害。她本來計劃本科畢業就找工作,認識男友張洋之后,兩個人決定一起考研。兩人在備考期間互幫互助,互相查漏補缺。考試結果卻和他們開了個玩笑——李子璇過了初試,而男朋友卻沒能“上岸”。李子璇陷入焦慮,擔心和男朋友異地。“復試我也沒怎么準備,果不其然,最后被‘刷’了。”

  兩人做好了一起“二戰”的打算,然而這次卻比之前更糟。兩個人的爭吵越來越頻繁。“大多數時候都是男朋友偷懶,我看不慣。我一說他,他就煩,后期看到他那樣,我就更生氣。”長期的爭吵不僅浪費備考時間、影響情緒,連感情都吵淡了。最后,李子璇和男友達成了共識,一起棄考。男友答應第二年和李子璇一起在她的家鄉找工作。但就業的過程依然不順利。工作崗位和李子璇的專業相去甚遠,在這個完全陌生的領域,她過得非常煎熬。

  煙臺非木心理工作室首席心理咨詢師趙秀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情侶之間最理想的關系,是彼此欣賞、彼此陪伴、彼此鼓勵、彼此成就。“其實不僅僅是考研期間,男女之間最理想的關系就是舒婷在《致橡樹》里寫的那樣的,彼此獨立,又緊緊相依。”

  好在李子璇最終從兩人彼此綁定的狀態里解脫了出來。2019年,她決定第三次考研。這次她選了自己想考的學校和專業。“我不想就這么白白地折騰了兩年。”

  第三次考研,李子璇終于考入了自己心儀的學校和專業,成為上海一所知名高校的研究生。“只有這次考研,是我自己非常渴望的。這種信念感支撐著我,就算被男朋友氣哭,我依然能很快回到桌前看書。我也學會了把我和他看作兩個獨立的個體,以前我總愛為男朋友操心,甚至形成了控制欲。后來我意識到我首先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。”她希望每個人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,不要浪費時間和精力,陷入令人消極的情感關系里。

  彼此獨立、彼此成就是最好的關系

熱門標簽
贵麻将上下分找代理